匿名2022/9/13

未填公司未填職務21-25歲

案主因為看我們剛畢業就處處找麻煩、扣我薪水,該怎麼辦?

我是今年剛畢業的新鮮人
之前是就讀廣電系的學生
因為還在等當兵
所以目前就是接案做一些片場助理的工作

前陣子幫認識的學長去拍一支片
那時是擔任收音的職務
當天的狀況很多,導致有些聲音收的沒有那麼好
我也有向導演反應,希望有再收一顆的機會
但他們的回覆就是說這個聲音之後不會用,只是當參考而已
所以不必重錄
我認為我當天已經盡力去做到我能做的最好了
遇到的狀況也都有向上反應
只是他們很明顯就沒有很在意我們組的狀況
所以後來就想說為了流程順利先這樣吧

結果工作結束後的幾天
收到學長的關切電話
說是導演回去剪輯時非常不開心
因為我收的聲音都不能用、不知道發我來幹嘛等等等的難聽話
重點是他們還因此要扣我薪水
說我要負起責任 所以要扣兩成的薪水
我整個委屈到不行!
要求重聽素材他們也說沒有時間、不必
我根本無從確認他們說的話是否為真

遇到這樣的狀況我就只能認賠嗎?如果一直去追根究柢的話會不會在這個圈子被排擠?

請大家幫幫我這個菜鳥新鮮人,謝謝!

回答 8觀看 2906
回答 8

看完之後,了解了你的狀況。首先,我還是要鼓勵你,多去參加現場的工作,不管是實習、臨時雇用的約聘,還是在劇組中任職,這都會增加你實際的現場工作經驗。這對於在我們這個行業中發展,是很必要的,也是很重要的經歷。

而且我必須要跟你說,這不是我們從事影片製作這個行業,才會遇到的狀態。欺生,是本來就在哪個行業都可能會發生的問題,這是人員素質的問題。在其他行業裡邊,一定也會發生。所以這是一個社會化的過程,但是當然是不可以被接受的狀態。一個會欺生、欺負弱小、會欺負經驗值低的人,對方今天就算是換工作去當銀行員、公務員,他也還是會欺負新來的。但在一個文明、進步的已開發國家,是不應該發生這樣的狀況。我一定要跟你說,當你後來已經是一個有工作經歷、經驗的人,一定要幫助新進的工作人員。不是為了要顯示自己道德標準高而已,最主要的,是避免行業裡邊造成逆向淘汰,使得想要進入這個行業裡邊的人才越來越少。你說的這些都是不應該發生的。所以希望你自己記得這個教訓,同時提醒自己,也不要這樣對待學弟、學妹。我必須殘忍地說,在學長、學弟制最嚴格的國家,就是我曾經歷的日本的環境中,學長是凶悍的、師父是嚴格的,但是他們相對的一定是最照顧你的人。我曾經被感動到涕泗橫流呢,這是另話了。總之,發生在你身上的,是不正常的現象。不是我們這個工作中的常態。你也不應該認定它是常態。

再來,講些救濟的手段。我知道台灣「工會」的觀念還很淺,大家都不重視。但是「工會」的觀念,向來都是從「自由工作者」開始的。最早的行會、公會及工會,都是從自己有專業能力的自營業者、專業工作者開始的。我們影片製作的工作就是這樣的組合。消極地它可以避免一些現場職業災害,積極地它可以幫會員爭取利益,改善工作環境。這我相信大部分的台灣人都不在乎,但是因為我們的工作很國際化,所以其實這是有必要去關心跟加入的。如果你有關心,大約在幾個月前,我們行業裡邊才發生了犧牲兩個工作人員的「神仙谷事件」。有興趣可以去google一下,並且深思一下事件的由來及原因。後來很多事情,都是「工會」主動地發動法律行為及支援(在罹難家屬的同意下),並且對資方爭取權益。台灣是應該要改變的。可以從每個人,從每個新進人員的觀念轉變開始。

另外因為你是社會新鮮人,我就必須幫你建立一個很重要的觀念:一定要簽合約。這樣就會把大家、雙方的責任義務弄清楚。萬一發生什麼事情,大家就按照合約、法律來進行,根本不用擔心有什麼大家傷和氣的狀態,並且釐清大家應該遵守的規範。誰對、誰錯不一定是追求的目標,更重要的事情是要透過這樣的溝通,保護弱者,整理業界環境,汰除不良的業者。所以當完兵之後,正式進入到我們社會中工作,千萬要記得這件事情。同時當自己可以提供工作給別人的時候,也記得要相對地提供合約,讓雙方簽署跟遵守。這是一個社會人、成年人,一個專業工作者,一個想要走向國際市場的專業人員,應該要有的基本態度跟認知。

所以你說出的狀態,已經不是「以前都這樣,所以現在就也這樣」的故步自封的心態可以蒙混過關,應該用更積極的「我們怎樣可以更進步,我們可以怎樣符合國際標準」來思考。這也是我前面說的,我認為這是不應該發生的狀況的原因。所以有以上的委屈,如果你真的覺得不應該這樣發生,真的歡迎到台北市勞工局去尋求幫助,或是在那之前,先到我們行業的相關工會去諮詢,他們都有法律顧問(通常是非常厲害的律師),可以幫你解決疑問。

這樣你就應該明白,我們變成社會人,變成專業的影片製作人員之後,跟其他行業一樣,我們也有法律、也有人際關係…通通都是你現在要開始學習的。這些在學校中都很難接觸到。

2人拍手・

1 新鮮人 之前是就讀廣電系的學生 因為還在等當兵 所以目前就是接案做一些片場助理的工作 前陣子幫認識的學長去拍一支片 那時是擔任收音的職務 當天的狀況很多,導致有些聲音收的沒有那麼好 我也有向導演反應。
2 擔任收音的職務,工作任務收音,但狀況很多導致有些聲音收的沒有那麼好,工作有瑕疵,是事實。
3 要扣兩成的薪水,工作有瑕疵,領八成薪水,等當兵接案兼職,是職場經驗,兩成的薪水若學到在狀況很多,還能完整收音,這學費值得。
4 整個委屈到不行,以後進職場尚有長遠的路要走,怎麼在困難的環境,達成任務,而非委屈難以接受,就看兩成的學費花在哪。
5 祝福您。

1人拍手・
1人肯定

您好,

「哪種工作不委屈」, 「很多人都很想換工作」。

建議擦乾眼淚,挽起袖子,跌倒了再爬起來,把這一次的經驗,當作下一次成長的養份,這樣很快會把兩成,甚至四成賺回來, 加油?!

1人拍手・
1人肯定

把這一次事件的過程紀錄清楚,
(以後需要解釋說明的時候,自己就有紀錄,就知道該怎麼說...)
最少最少 要讓引薦的學長知道事實詳情...
當面跟學長說明清楚(用說的 )
...
各種業界 本來 就有很多很多 黑心 仗勢欺人 陷害 之類的事情,
...
把不好的經驗 舉一反三...以後就知道要事事小心,
能保護自己,也保護其他善良的人...

在傳播業工作中,每個環節技術職務都是一個崗位。收音更是重要,是就事論事的責任制。如果發現了問題,技術負責人提出, 導演是必須尊重的。沒有提出,當然要自己負責。如果提出了,導演說沒關係,後來把責任推給你,是他人品不好,你還是有一半責任。因為你"沒有堅持要當場改善"。提出而被忽略,當場就要留下證據,書面簽字,在影帶盒子上寫下: 注意第x段"收音品質不良"。請主管簽字或是找第三人或製作負責人做見証,確認他們同意接受。

別以為製作團隊是導演、製作老闆最大。他們只是對"藝術感覺上"負責,凡設備、燈光、機具、麥克、配音、道具、服裝、美工、佈景都要"各司其職。每個職務負責人都要負責監督好品質和正確度。不能出錯。像站衛兵一樣,責任在身,監督到底。站衛兵時連指揮官違規出入都不行。

你提出,主管不聽,你可以直接"叫停""NG""重來"。不要想"我說了他不聽就算了"。這些專業技術職務都有權利要求"重來"。 因為只要一個環節出錯,整體製作成本損失會很高,甚至無法交片。身為新人而能夠挺身負責,要求完美,雖然得罪人,以後卻會受重視。

相反的,你被冤枉的話,不必吵鬧,但必須冷靜直說。跟他們對質。並且要堅持拒絕被扣薪水,否則就要提告。寧願不幹了,也要證明自己的清白。沒有所謂"以後不好混"的問題。因為委曲求全的話,反會讓自己被屈辱、輕視,也會造成團隊主管不尊重你的專業,你讓他,反而會害他。

如果我是軍隊指揮官,一定重視負責認真的衛兵。才能打仗。要是衛兵看見敵人來,班長還說沒關係,全連就死定了,最後倒楣的是衛兵。如果整個團隊都學會尊重專業崗位,工作才會成功。剛入社會就業,就要學習做監守崗位、當仁不讓的正直人。不做乖乖牌。在這個行業中,"NG"是必然,"大概沒關係"是毒藥。哈。

你好:

你的問題,可朝二個面向去思考與執行,提供給你參考:

一、職場上遇到不公不義,無理違法的雇主到處有,這社會是殘酷、現實的,這次單一事件被減扣的工資金額如果不高,當作補習費。爾後接案之前,問清楚雇主的需求、對品質的要求、勞動條件,白紙黑字寫起來,保障自己的權益。大家好聚好散,誰都不虧欠誰。對於你所描述的那位導演,個人淺見,其專業素養落低,沒經驗、沒誠信、沒肩膀,以後別再合作!被減扣兩成的工資,當成封口費,補習費,以你目前的年紀,可以在拍攝現場注意到那麼多細節及專業問題,你很棒!別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Boom man是很辛苦的工作,你願意接,很棒!

二、捍衛權益,但必須懂相關法條,即便工資全額拿到,但後續可能產生的影響,你是否能夠承擔?
以下是對你有利的法條:我國《勞動基準法》為規定勞動條件的最低標準,是《公法》具有強制性,只要所屬的行業或工作適用勞動基準法,無論是打工、兼差、部分工時,都能獲得《勞動基準法》的保障。勞資雙方就勞工的工作內容與雇主所提供的工資都表示同意(只要口頭承諾即成立),勞動契約就已經成立、生效。
★雇主(資方、主管、主事者)能否預扣工資?
工資,除法令另有規定或勞雇雙方另有約定外,雇主應全額直接給付勞工。(勞基法第22條第2項規定)若違反者,依《勞動基準法》第79條1項1款,可處新臺幣二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罰鍰。
★資方最後還是沒有全額直接給付工資給勞工,怎解?
1.送對方『存證信函』,簡明事件經過,你的請求(主張),限期內完成。
2.對方依然不甩你,上網至這件事情發生所在地的市政府網站(如果拍攝地點在台北市,就上臺北市單一申訴窗口網站,線上申請『勞資爭議調解』,你必須舉證,當初雙方約定好的勞動條件、勞動契約、工資,你要請求的工資金額?選擇一民間調解機構當任調解人,文件備齊後送出,如案件成立(證據都備齊),二週內,你會接到調解單位的開會通知,屆時前往參加勞資調解會議。
三、結論:不管你選擇那個方案,藝能界、演藝娛樂圈的工作非常辛苦,尤其是新人,剛入行只能當跑腿打雜的小弟、或是屎缺,因為你還年輕,對這種不公平的事情,肯定義憤填膺,氣集敗壞,建議多提昇本事,收斂脾氣,往後的路,還長著呢!

2人拍手・

續上。

另外,你擔心被排擠,這樣的顧慮,我覺得是沒有必要的。我覺得你在現場的反應跟處置都是正確的。相對的,我反而對於你的長官們,充滿疑惑。所以撇開你自己技術層面的問題,他們當下的反應我實在無法理解。事後的,我更覺得奇特。我們的環境沒有惡劣到你被剝削,然後我們還要幫那些「壞人」,其實沒有這樣喔。按照規矩,老老實實做事的人,真的還是大有人在。所以你多慮了。而且你還年輕,說得露骨一點,還沒有到被人家真的在乎,當做敵人的時候。所以在職場中會爭取自己該有的權利,也是應該的,也是一種學習。

你有提到你自己的委屈,我前面也講了可以面對的方式。還有你應該學習到正式的工作流程之外,更重要的,是你今後應該從面臨過這個事件後,思考你自己應該有的作法。消極的,是以後不要跟這樣的惡劣的團隊一起工作,趨吉避凶,這是人類的天性;但是更積極的,是了解自己跟社會的關係,自己跟工作的關係,要如何健康地建立(我前面有提過『法律』),努力地培養自己的專門技術並研究,然後也要找一批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建立健康、善良的人際關係,成為夥伴,互相照顧;等到自己成長了、成熟了,也不要忘記提攜、照顧新進。這是最好的、最讓人愉快的職涯生活。所以到那時,即便只是給很好的意見給菜鳥,也對整體大環境是一種幫助呀。

歡迎隨時提問。

1人拍手・

我有一次坐計程車, 要求司機趕時間,叫他繞走單行道比較快,他說不幹就不幹。我們看你的遭遇:

"那時是擔任收音的職務" ....這職務就是"責任"。像守崗哨的憲兵,像飛行員,
像開莒光號火車的司機.....你說不行就要停住。你說......當天的狀況很多,"導致有些聲音收的沒有那麼好" ....沒有堅持崗位,解決問題,當然就會害到你。

你報告了,他不聽,後來變成你倒楣,可見,你當時應該堅持。不論上級是否推諉責任,事情壞了就是壞了。倒楣的一定是守門的。這種"職務",不是編導說了算,是你說了算,而你是為了大家好。導演不是技術專家。你才是。當時收音不好,你就必須堅持到底。寧可要求改善,重錄。否則要堅持停工。

大聲告訴導演"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當參考音也不行" ,他說如果不好他負責...也不行。不准他錄下去。到改善為止。因為你是要把 "工作成果"達成。不是來替他個人服務的。布景師、攝影師、燈光師、服裝師、化妝師..都要有這"據理力爭" 和 "叫停" 的膽識。否則,為什麼叫做"師"? 不敢糾正錯誤的技師,跟怕事、不敢開槍的衛兵,有何不同?

你看什麼金鐘獎、金馬獎、金像獎,為什麼都有技術人員大獎? 而不是導演獨得? 因為他們的技術人員的本位堅持,和藝術創意,才是扶持導演成功、作品成功的原因。

敢堅持本位才能成專業。這職務不是做聽話的"服務員"。這次被扣薪,不是你技術的錯,是你立場的軟弱。推諉責任是他的道德問題。洗不清的。先認賠了吧。當時你如果堅持重錄,救了這支影片,你就是功臣。那導演都要感謝你,不是嗎?

問題沒被解決嗎?邀請GIVER來回答!
找不到想看的內容嗎?

大家都在搜

發問
發問